君阅40 | 叔本华的辩论艺术

Posted by ZiDavid on May 23, 2018

「论争辩证法」是一种争论的艺术,而且是一种无论自己有理无理都能大声主张自己是对的艺术。——叔本华

与真理脱钩的「论争辩证法」

辩论,常有两重含义:逻辑和争论。前者说的是辩论遵循的规则,后者描述了辩论的特征。在日常生活中,逻辑最终走向真理,争论则易于归属激情。因此,我们往往都将辩论视作寻求真理的一种手段,而激情或者非理性则是势必要克服的一种副产品。从苏格拉底开始流传的「真理越辩越明」,就是我们对辩论的看法。

再来说说辩论中的激情。你我就某个话题展开辩论,大抵是为了说服对方。此时我们都相信自己掌握真理。辩论的结果不外乎两个,要么一方被说服,真理现形;要么谁也不服,后者真理隐身。无论哪种情况,真理都是辩论的目的,区别只在于暂时无法达成共识。但激情这个东西,往往会让我们忘却真理,转而追求虚荣,似乎一场胜利远比掌握真理更重要。在叔本华看来,虚荣 / 激情就是「诡辩」的根源。不过,无论「逻辑(追求真理的辩论)」或「诡辩(追求虚荣的辩论)」,真理都一直在场(哪怕是诡辩者,也不会否认自己对真理的追求)。

如此一来,真理的确成了辩论的最终归宿。谁会去质疑这一点呢?追求真理,不好吗?叔本华偏不,他把「正确性」从「真理」中剥离出来,打算专门为「正确性」建立一门学问,也就是论证辩证法。^1 什么是「正确性」?叔本华并未明确指出,我姑且言之。如果说「真理」是高悬星空的永恒之物,那么「正确性」就是支撑人类争论的信念。

思想剑术,是叔本华给「论证辩证法」贴上的勇者标签,它区别于逻辑,也区别于诡辩。在叔本华那里,「逻辑」和我们往常的定义略有差异,他认为「逻辑」的目的是寻找真理,而不仅是一种手段或途径;诡辩则易于理解,就是为了「维护明知是错误的观点」。叔本华认为的「论证辩证法」游走于「逻辑」和「诡辩」之间,它不寻找真理,亦不为错误辩护,而是一套纯粹的思想剑术:

(它)旨在教导我们如何防御各式各样的攻击(尤其是那些不诚实的攻击)、如何才能在不自相矛盾与完全不会被反驳的情况下,主动对他人的主张发动攻击。

「无论自己是否正确,都大声主张自己是对的?」看起来,「论争辩证法」似乎和诡辩没什么两样。叔本华不这么认为。在他看来,诡辩是为了贯彻错误的论述,而辩证法则是在「不知道真理是否在自己手上」的情况下运用的一种技巧。换言之,运用「论争辩证法」的人,既可能「自认正确」,也可能「不自认正确」错误,但总归不是「自认错误」。在叔本华那里,「论争辩证法」彻底和真理脱钩,成为一项纯粹的技艺。

争论的骨骼学

既要创立一套思想剑术,那么必定有纲要和招数,纲要为干,招数为枝。叔本华把纲要称之为「争论的骨骼学」,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辩论三十八计」。

面对敌手的观点,叔本华认为有两种反驳模式:一者对事,一者对人。对事,就是指出敌手的论述与事物性质不符,换言之,与绝对真理不符;而对人,则是指出敌手的论述 A 与敌手之前提出的论述 B 或事实 A 不符,换言之,指出敌手自相矛盾之处,与相对真理(逻辑一致性)不符。当然,叔本华后来还指出,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还有第三种模式——对人身的攻击,就是借攻击对手的人格来驳斥其论点,进而赢得争论。

除了两种反驳模式外,还有两种反驳路径:一为直接反驳,二为间接反驳。前者攻击论点的理由,指出论点 并非为真 ;后者攻击论点的结果,指出论点 不可能为真。

在直接反驳之中,有两种手法: 否认前提,即指出对手论点的理由为假(否认大 / 小前提);否认推论形式,指出其论证过程不符逻辑。而间接反驳,同样有 反证法 和 引 / 反例 两种手法。

反证法是:

我们先假设某个命题为真,接着再指出,当我们将这个命题与另一个被确认为真的命题,共同作为推出某个结论的前提时,会得出什么结果,这时会产生一个看起来是假的结论,它若非与事物的性质矛盾,便是与对手其他的主张矛盾。

反证法的精髓,在于找到一个已知为真的命题加入争论,不同的命题可能会产生完全不一样的效果。

引 / 反例法很容易理解,就是找出命题不适用的事实材料:

借由直接证明全称命题并不适用于某些,其指涉的个别情况,换言之,它本身必然是错的,来反驳全程命题。

下面这幅图,就是思想剑术的纲要,所谓「辩论三十八计」也都可以划分到这两(三)种模式和两种路径中。

辩论三十八计

这「三十八」并非虚词,而是实实在在、言之有物的三十八种策略,能帮助你我在与人争辩时赢得胜利,或者,至少了解一些别人可能用于攻击我们的技巧。

在这三十八招话术里,有侧重逻辑的,第一计「扩张(Ereiterung)」和第四计「迂回(Umwege)」;有侧重语义的,如第二计「利用多义词(Homonymie)」和第十二计「委婉语和粗直语(Eupheismen und Dysphemismen)」;也有侧重心态情绪的,如第八计「提出挑衅问题(Durch Fragen provozieren)」和第二十七计「火上浇油(Provocation ausbauen)」;更有人格攻击的,如第三十八计「人身攻击(Ad personam)」。

这许许多多的辩论技巧,有些在我们日常生活乃至学术争鸣中,早已司空见惯(比如「扩张」就是许多学人争议不休的源头,某个概念的适用范围究竟多广),但叔本华还是给予了不少别有韵味的解释,比如对第二十六计「反转论证(Retorsion)」的论述:

反转论证是个更华丽的招数,我们可以妥善利用对手所需要的论证,反过来对付他,例如,对手表示:「他是个孩子,所以我们必须和善的待他。」将论证反转:「正因为他是个孩子,所以我们必须责罚他,好让他不会养成坏习惯。」

这套话术策略,可谓无所不包、无所不用,如果有人学会全套功夫,那真真是「卑鄙的知识分子——无所不能」。不过,除了辩论过程中使用的各种计谋外,我更喜欢叔本华对「和谁辩论」这个问题的回答:

争论的双方必须在学识与智慧上旗鼓相当。如果其中一方缺乏前者,那么它将无法完全理解,无法与对方并驾齐驱;如果这个人缺乏后者,那么由此所引发的愤恨,将带领他去使用卑劣、不正当的手段。

因此,在展开辩论之前,先问问自己,对方是个合适的对手吗?

1这个「辩证法」与马氏辩证法相去甚远,无关于相互决定和相互作用,而是最原初意义上的「辩证」:探究概念间关系的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