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阅38 | 超人类革命

Posted by ZiDavid on March 29, 2018

愿这本小书有助于我们找到前路。 ——吕克·费希

吕克·费希(Luc Ferry),一个不一样的法国知识分子,静能沉心学术,动能出任部长,可谓勾连了学者的形而上与社会活动家的实用主义,从《最美的哲学史》《什么是好生活》"The Wisdom of the Myths: How Greek Mythology Can Change Your Life",到《超人类革命》,不难看出他的关注视野与人文主义传统一脉相承,现实感极强。

假如以百年断代,我们身处的这个百年什么最重要并且将一直重要下去?无疑是技术。如果说有什么线索能串联从亚里士多德到康德到马克思到海德格尔,从科学到社科到人文,从霍金到马斯克到普通一兵,那也是技术,因此我们将现在称作技术爆炸的时代。在费希看来,NBIC 1四种技术,或互为前提,或互相推动,成为推动超人类革命的四股主要力量。 譬如,修改基因、人机合体等等现在已经初显雏形的梦幻技术,或将诞生「新新人类」。如何看待、发展、使用、制衡这些关切人类命运的技术,就是《超人类革命》一书的主旨。

吴国盛将人们对技术的态度分为三类:技术中性论,技术主体论和技术转化论。中性论将技术视作工具,人类可以择其善者而用之;主体论将技术视作一种会自我繁衍、自我增值的庞大主体,认为技术的逻辑最终会毁灭人类;转化论则深入分析技术的各种可供性,在技术的发明和推广过程中,引入民主的、公共的、人文的价值,更重要的是,将技术视为建构人的本质的必要条件。这种看法,既看到技术对人的建构,又肯定人的能动性。

上述三派划分基本适用于费希在书中提及的两股潮流及其自己的技术观。面对NBIC勾勒的魔幻现实,悲观者人心生恐惧,认为这是对上帝和人类道德伦理的最严重的挑衅(譬如所谓的婴儿超市2),应当严禁开发此类技术;乐观者心潮澎湃,认为这是人类自直立行走以来的又一次革命性进化,号召「进步无止境,人类可以无限完善,这既是可能的也是可取的。」

在乐观者中,又可以区分出超人类主义后人类主义。前者主张重点利用生物技术,改善、增强人的生物能力,譬如改良基因、增强体质(人人尽是百米飞人:);后者则更进一步,主张人机结合,把人类意识移植到芯片上,从而永生。奇点大学校长库兹韦尔3是典型代表,他的梦想充分反映了后人类主义的野望:

一个通过植入大脑的芯片拥有电脑「接口」的人,与互联网中的所有网络链接在一起。

费希解析了这两派主义的哲学基础。他认为,超人类主义建立在生物进步(或者可以说是达尔文主义?)的基础上,主张人类天然就在不断超越、突破大自然的限制,孔多赛、卢梭等人都秉持这种传统。对于人的无限「完善化」的应然性,孔多赛无比自信:

我们将在过去的经验中、在观察科学和文明迄今为止所作出的进之中、在分析人类精神的进程及其能力的发展之中,发现最强而有力的动机。可以相信:自然界对我们的希望并没有设下任何限度。

如果说超人类主义是启蒙思想的继承者(人是万物的尺度),那么后人类主义则是唯物主义的化身。费希之所以将后人类主义划归到唯物主义阵营,主要是他们将人类视作物质的集合体,大脑只不过是一台精密的仪器,通过机器可以再造「生物神经系统」。段永朝和姜奇平在《新物种起源》中也探讨过这个问题,碳基生物是否有可能和硅基融合。

在对乐观、悲观两派的批判中,费希表现出浓厚的技术转化论者色彩(其实也是实用主义),既正视技术的巨大价值,又秉持人文主义观点,对技术轨迹加以限制。他认为,我们既不能无视技术对于改善人类生存状况的现实,譬如根除(隐形)疾病、更长寿等,也要警惕技术走向反面,引发巨大的社会动荡,譬如基因改造引爆阶层矛盾、长寿催逼经济压力等等。

曾经当了两年法国教育部长的费希,深知在这种人类社会变迁关键节点,不可能依靠企业自律和公益团体监督,政府(政治家)必须挑起大梁,发挥政策调控作用:

政治界决不能把这些问题推给现存的伦理委员会,因其合法性和有效性有目共睹,也就是接近于零。必须放在政治生活的中心,例如通过象征性地设立创新部,同时在议会常设专门的委员会,必须显示出不放弃的意愿,不被技术世界远远甩在后面。

除了详细梳理了几股现存技术观外,本书给我的最大启发就是一种悲剧意识。自《安提戈涅》开始被固化下来的悲剧意识,展现了人类命运的复杂与冲突,这是超越道德伦理又归于道德伦理的无力感。通俗讲,悲剧就是善与善的冲突,是立场之争,而非对错之别。费希固然批判超 / 后人类主义,但又何尝能否认他们的合理性。无独有偶,陈寅恪老先生亦有相同观点——「同情之理解,理解之同情」4

在这个分崩离析的世界里,悲剧让我们更好地理解这种必然性,也更好的予以同情和悲悯,对己对人亦对世。

  1. 分别指纳米技术、生物技术、信息技术(大数据、物联网)和认知科学(人工智能)。 ↩︎
  2. 父母可以通过基因技术选择孩子的眼镜颜色、头发、身高、体力甚至智力。 ↩︎
  3. 库兹韦尔及其追随者认为,意识存在于身体的任一生物性基底之外,可以将智力、记忆和情感存储在尚未成为现实的计算机介质中。 ↩︎
  4. 虽然陈先生观点旨在对标(史)学术研究,但也适用于本书主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