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阅26 | 近代中国社会的新陈代谢

Posted by ZiDavid on March 10, 2017

如果说《十五讲》是扩展篇,那么这本《新陈代谢》则是抽离的精华篇。它虽是一本由学生整理出版的遗著作,但风格而陈先生极为接近,恰似出自一人。由此也可看出陈先生育人的功夫足以媲美治学的功力,其为人、德行想来定是极好的。

《新陈代谢》一书用20章的内容,从清末鸦片战争说到新中国成立,描绘了一幅中华民族从自大到自卑再到自豪、从惨剧到悲剧再到喜剧的成长与觉醒画卷。全书大体是依据时间顺序和历史线索展开的,虽有部分重叠,但看来逻辑仍旧清晰。相比十五讲,读了本书,更加感觉陈老的史家笔法真是有了生命之灵韵、历史之沧桑,理性与动情恰似不可能一般紧密结合了起来。这一点在“天国悲喜剧”一章中可谓展现得淋漓尽致。

在和平年代看这本书,有不少感慨,既惋惜近代之屈辱,也为诸多英雄儿女的壮举而钦佩,还感到自己实在作为小小,乏善可陈。越看越难过,越看越悲哀。近代中国是衰败,是全面性的,是彻底性的。生于今天之中国,或许很难体会,但却可以想象其万一,此种情形即难以忍受,何况生于清末民初之爷辈,叹息。看英国的索要无度,看叶名琛防守广州城的镇静与荒谬。

历史的车轮一旦启动,蝴蝶效应即可展开。太平天国的起义,直接导致地方势力的做大做强,后而为向民国军阀转化奠定了“良好基础”,进而间接导致“袁贼窃国”,另一条路复兴路由此断绝。

书中的一些概念很有启发意义。比如陈老提出,民国年间中国社会同样存在一个“中等社会”。这个“中等社会”和如今的中产阶级有一定区别,它不全是以经济地位作为划分标准,而掺杂了更加多元的评价标准——社会地位,知识水平等,似乎更近于韦伯对社会阶层的定义。

陈老认为,有三种人可以被涵盖在“中等社会”的范畴里。第一种是“自居于士类者”,主要指没有官职但有功名之人,比如生员、乡绅等。第二种是“出入于商与士之间者”,主要指在西方工商业经济入侵的大背景下,于中国本土诞生的商人阶层。第三种是“出入于方术技击与士类之间者”,主要指以一技之长取得较为富裕生活之人,比如名优、画家以及种种自由职业者。

正是这三种人组成的“中等阶级”,引导了清末民初的各种改良与改革运动,TA们主动汲取西方文化,改造传统文化,试图为中华民族在世界版图找到一个立足点。康梁、孙中山、秋瑾,乃至毛泽东,都是此阶级中的代表人物。

在过去,“上等社会”(旧式官僚、贵族)过于腐朽,只能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历史的前进需要由“中等社会”联合“下等社会”(工农)来推动。其中,“中等社会”发挥了核心作用。在今天,“中产阶级”的社会功用变为了维护社会稳定,这或许是时代的需要吧。

之前我们一直说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实际上并不全面。从陈老对清末民变的分析中就能看出来:

据统计,从1902年到1911年,全国各地发生了1300余起民变,平均每两天半发生一次。大致可以分为十类:一是抗捐抗税;二是抢米风潮;三是求盐骚乱;四是会党、农民起义;五是罢工斗争;六是兵变;七是学潮;八是反教会和外国侵略者斗争;九是反对“新政”;十是其他反压迫的斗争。粗算起来,大致有七类半都是直接针对清王朝。如此十年下来,清王朝的根基早就被挖空了。革命党人是打破旧制度的“最后一根稻草”。

希望身处这百花齐放世界的我们,能够不辜负这先辈用鲜血换来的美好。